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符文猎手 第一百五十章 黑夜中捕蝉的螳螂

发布时间:2019-10-12 20:37:05

符文猎手 第一百五十章 黑夜中捕蝉的螳螂

“石工兄弟会是北方地区名声最显赫的帮派组织,由大匠师马林达创建于灰松鼠之年,距今已经有一百二十年的历史。(首发)这个组织创立之初的目的是为了统一力量驱逐古代矿道中的魔物,为矿工的生命安全提供保障。不过在五十年前,石工兄弟会的首领宣称在地下挖掘到了古神的遗迹,并且向自己的成员显示了神迹。”

“根据后来王室密探侦察到的情报显示,所谓的古神完全是子虚乌有,石工兄弟会的成员并没有表现出被神力眷顾的迹象,甚至连邪神都谈不上。不过石工兄弟会首领掌握神秘力量的情报属实,王室密探根据线索推测,他们掌握的力量有可能是古代矮人留下的遗产,又或者只是一些魔法物品,并不足以对社会秩序构成威胁。”

放下手中的报告书,少女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端起手边的咖啡轻抿了一口。没有加糖的咖啡异常苦涩,让少女下意识地皱起鼻子。她其实并不喜欢喝咖啡,但是这种饮料带来的提神效果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又不可或缺。

夜晚的凉风从厚重的石墙裂缝中穿过,发出怪异的呼啸声。壁炉里的火焰摇曳不停,晃得人心烦意乱。桌子上待处理的文件已经堆积如山,看上去就令人生畏。这一切的一切都不讨人喜欢,甚至让人厌恶,但是她却不得不坐在这里度过漫漫长夜。

感觉到夜风中夹带的寒意,少女收紧了一些身上的睡衣,将挡在眼前的金色发丝拨到耳后。以她的体魄当然不可能畏惧寒冷,她所在意的是弥漫在那黑暗之中的寂寞与冷清。

“就算学会了剑术又有什么用呢……武力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少女将自己的双手放在眼前,自言自语地感叹了一句,摇了摇头重新捡起桌子上报告书开始努力地阅读。

房门被轻轻推开,举着烛台的小女仆蹑手蹑脚地来到少女身边,小声说道:“小姐,已经到半夜了,您应该去休息了啊。”

“无妨,以我现在的身体条件,每天睡眠三个小时就足以维持体力。”少女痛苦地揉了揉太阳穴,愁眉苦脸地说道:“以前看到祖父大人处理公文速度飞快,没想到竟然要涉及到这么多的问题。像我这样的笨蛋,就算不眠不休也处理不好啊。”

“小姐才不是笨蛋呢!小姐是天才!”小女仆撅起嘴愤愤不平地说道:“只不过小姐这些年里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剑术上面,所以对于其他方面不擅长也很正常的啊。”

“现在稍微有些后悔了呢,如果那个时候能留下一些时间来学习政务方面的知识,也不至于在祖父大人倒下之后手忙脚乱呢。”少女捂着脸叹息道。

“如果您那时候不学剑术的话,早就被老爷打死了吧。”小女仆眨眨眼睛,小声说道。

主仆二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干笑了两声,心虚地转移了话题。

同一片月色之下,乌鸦飞过天空,在城市郊外的原野上降落。黑暗的阴影中伸出一只枯槁的手臂,轻轻托住乌鸦的利爪。不久之后,一群手持着武器的壮汉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宿营地,隐没在夜色之中。

法拉男爵的庄园中同样是一片寂静,所有运粮前来的车夫和护卫都得到了热气腾腾的食物与美酒,不明真相的众人交口称赞男爵老爷的慷慨大方,然后开怀畅饮,直至倒地不省人事。对于这些普通人来说,只要一点迷药就可以让他们昏睡到天明。等他们醒来时就会发现,所有的粮草连同庄园的主人一家都已经不翼而飞。

法拉男爵给自己准备了三辆马车,虽然以这么一点运力肯定是带不走他所有的家当,但此时此刻他却顾不了那许多。虽然交易进行的十分顺利,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男爵先生的心里总是有些忐忑不安,满头的冷汗怎么擦也停不下来。

虽然这笔交易确实要冒着天大的风险,甚至些许疏忽就有可能招致剑堡与伊斯塔伦双方的仇恨,但法拉男爵对于这一点倒不是特别担心。因为不管怎样,双方都是统属于王室派的上层贵族,像这种暗地里争权斗利的破事儿在上层社会实在不算是什么大事儿,这也是法拉男爵轻信埃尔的主要原因。就算出现意外或者东窗事发,只要自己认打认罚,总还是会有一些缓和的余地。

至于埃尔这一边会不会黑吃黑,法拉男爵也有过顾虑,但是他认为自己已经把姿态放得足够低,低到足以满足那位将军大人的骄傲。一般来说,能够达到那种地位的人物,都要讲究一个脸面的问题。这就好比一个体面的绅士见到流浪汉绝不会伸手去打,第一反应都是要绕道而行。

当然了,不要脸的人也不是没有,特别是在贵族圈里,只要有足够的利益,大家都不会把脸面当做一回事。出卖了一票人的法拉男爵自己就是这种人渣,所以他对此都做好了准备。只要今天晚上连夜逃跑,就算是伊斯塔伦人反悔也拿他没有办法。

计划的开头部分非常顺利,伊斯塔伦人正在组织自己的部队全力搬运粮食,以他们的人力想要转运几万斤粮草不算什么问题,但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洗清自己的嫌疑,那就是一项颇有技术含量的工作。趁着那群伊斯塔伦人忙活的时候,男爵先生带着自己的亲信打开后门悄悄地溜了出去,似乎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但在离开庄园之后,男爵先生心中的不安感反而更加剧烈,他缩在自己的马车里神经质地向两边不断张望,总是觉得有什么东西跟在自己后面。当庄园的灯火彻底消失在背后的夜幕之后,这种强烈的不安感骤然达到了极点。法拉男爵猛地打了一个冷战,跳起来对马夫大叫道:“回去!不要再往前走了!我们立刻回去,原路返回!”

驱马奔行的马夫听到法拉男爵的命令,下意识地勒住了马缰。然而当他回过头,脸上的诧异之色还未来得及出现之时,整个人的脑袋突然像熟透的西瓜一样爆炸开来。

混杂着血液与脑浆的头盖骨碎片飞溅到法拉男爵的脸上,男爵先生的胖脸瞬间失去了血色。他睁大眼睛,想要尖叫出声,却发现自己的脖子像是被攥住一样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一群身强体壮的大汉从黑暗中缓步走出,将三辆马车团团围住。

砸烂马夫脑袋的凶器是一柄锤子,就是铁匠铺里五十铜子一根的小铁锤,但是这样普通的锤子被壮汉们插在腰间,象征的就是另外一种意义。

法拉男爵呆呆地看着那柄锤子,脸上充满了绝望,他正要开口,就被一名大汉粗暴地拽下了马车,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让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他的脑袋被人用脚狠狠地踩在地上抬不起来,只听到耳边传来侍卫濒死的惨叫声,沉默的壮汉们一拥而上,用手中的铁锹、十字镐和石锤把马车上举起手投降的护卫打倒在地,毫不留情地一个个杀死。一个身穿百褶裙的贵族妇女从马车的车厢里拉了出来,她的尖叫声在一记响亮的耳光之后戛然而止,紧接着传来的就是布料的撕扯声与低声的呜咽。

“放过她!求求你们,放过她吧!我把钱都给你们,你们想要什么都给你们!”法拉男爵强撑起脑袋对暴徒们大叫道。紧接着他被人拽着头发拉了起来,一张面无表情的大脸出现在他面前,冷漠地吐出一句话:“金子在哪儿?”

“在我车上!在我坐的座位下面!”法拉男爵这个时候可没有心思考虑他们为什么会知道金子的事情,也没有能力去思考是不是伊斯塔伦人做了什么手脚,因为一柄锋利的匕首就抵在他的脖子下面他之所以能活到现在的唯一原因,就是那些暴徒还没有拿到金子。

面无表情的男人爬上马车,翻找了一下,拎着小箱子跳了出来。他对其他人掂了掂箱子,肯定地点了点头。

“不留活口,处理的干净一点。”面无表情的男人对其他人说道

法拉男爵绝望地闭上了眼睛,感觉到自己脖子下面的匕首贴了上来,就在他开始向自己信仰的神灵做最后祈祷的时候,突然听到耳边传来一声沉闷的呼啸。法拉男爵猛地睁开眼睛,就看到拿着匕首的暴徒仰头倒了下去,他的脑袋上插着一支犹自颤动不休的长箭!

轰鸣的马蹄声一瞬间打破了黑暗中的寂静,紧接着一声号角响彻天际,白色的微光照亮了半边夜空。在那白色的光晕之中,隐约可以看到骑士们排成队列展开了浪潮般的冲锋,只是眨眼之间,那道浪潮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碾压了过来。周围的暴徒被骑士冲锋的气势所震慑,还来不及反应就被这道浪潮彻底淹没。

面无表情的男人反应最快,二话没说抱着小箱子就要逃跑,然而他刚刚转身过去,就被一支快箭射中了腿窝,一个踉跄扑倒在地上。

他挣扎着还想要爬起来,但是一只马蹄从天而降,直接将他的手指踩成了一滩肉泥,男人脸上的冷漠终于被打破,不由自主地惨叫起来。

“小子,你很有胆量啊,居然敢抢我的金子?”埃尔的声音从马上传来,在黑暗之中显得寒气逼人。比奇提示:如何快速搜自己要找的书籍

《百度书名+比奇》即可快速直达(去读读om)(江苏)

太原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常德治疗阴道炎费用
云南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太原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常德治疗阴道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