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霸剑神尊 第二十四章 口粮

发布时间:2019-10-12 20:20:39

霸剑神尊 第二十四章 口粮

追了半日,这一击终于建功,贺鸿盛顿时露出了一丝笑意。

可就在他打算继续发动第二次攻击一剑斩杀掉江晨的时候,那个炼气境的蝼蚁居然再次逃跑,而且速度居然没有因为受伤而受到影响,反而速度似乎提升了几分。

“怎么会这样?”贺鸿盛面色顿时阴沉了下来,他内心已经越来越凝重,他已经可以感觉到,这个练气境的家伙非常不简单,若是今日不除掉,将来恐怕会给他带来巨大的危机。

没有任何迟疑,贺鸿盛再次追向江晨。

此时的江晨,已经是面色泛白,为了能够逃走,江晨强行施展了身法《凌波九转》,本来在他现在的修为境界,还不能施展凌波九转。

除非到了筑基后期,才能勉强施展,而现在他这样强行施展,毫无疑问会对他的身体造成巨大的反噬伤害,但是江晨此时已经顾忌不了这么多了。

“咳!”

江晨一口鲜血咳了出来,显然内脏受到了极大的损伤,而这个贺鸿盛就像是一块狗皮膏药,紧紧贴着江晨不放。

“妈的!”江晨无比愤怒,自己前世好歹也是堂堂仙帝,居然会被一个筑基修士追杀到如此狼狈。

“不要让我逃过这一劫,否则我必定取了你的狗命!还有康易海,我会在洗剑宗等着你回来!”

接连吞服了几颗益气丹,可江晨依旧感觉到真气开始出现耗竭的迹象,最为要命的是他的肉身,已经在各处出现了钻入骨髓的疼痛。

而在江晨身后,贺鸿盛的速度依旧没有放慢,他同样吞服了几枚丹药,连续的爬山涉水追杀江晨让他的真元消耗了太多。

“哇!”江晨再次一口鲜血吐出,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体力完全透支了,气海内的真气也所剩无几,强行施展凌波九转带来的反噬作用完全暴露了出来。

“继续跑啊,怎么不跑了?”贺鸿盛阴恻恻地笑道,他见江晨停了下来,也放慢了速度一步步朝江晨走了过来。

“贺鸿盛,我记住你了!”江晨冷笑了一声,通红的双眼像是被鲜血所充斥。

“对,记住我!这样你死也可以瞑目了。”贺鸿盛脸上的笑意更胜,在他的手里,那柄飞剑再次轻颤,可就在飞剑要飞出的一瞬间,在江晨的身上,爆发出一团猩红的光芒。

“咻

!”

很快,江晨的身影便被红光所吞噬,下一息的时间,江晨整个人化成了一道红光激射向天际。

“血遁!”

贺鸿盛惊呼了一声,他不知道一个练气修士怎么会懂得血遁之术,而且有能力激发血遁之术,但他知道,现在想要再追上江晨几乎是不可能了。

贺鸿盛微微皱眉,他心里涌起一股非常不好的感觉,下意识的,他觉得自己今天对江晨所作的这些是一个严重的错误,但他也知道,这个错误一旦犯了,就没有再改正的余地了。

所以,江晨一定要死!

……

江晨不知道自己在黑暗中昏迷了多久,这种状态和他前一次转世重生的时候有点像,但是江晨知道这一次他并没有死,他在最后的生死时刻发动了血遁,虽然血遁给他造成的伤害已经达到了一个非常危险的临界点,但他最终还剩下了一口气。

江晨感觉自己的身体正悬浮在水里,身子随着水流不断的上下起伏,不过让江晨感觉到奇怪的是正有一股灵气钻入到自己的体内,这股灵气无比精纯,让江晨感觉到无比舒服,他甚至觉得,这股灵气比上仙界的灵气还要浓郁,还要纯净。

江晨并不知道这股灵气来自于哪里,因为此刻他全身都已经没有了任何知觉,整个神识都像被封闭起来,只能够在识海内活动,就连探查自己的肉身都做不到,可以说此时的江晨就只存留有最后一点意念了。

就这样的状态大约持续了三四天,在那股浓郁到极点的灵气作用下,江晨的神识恢复了三成,而且他已经开始能够做一些细微的动作,比如手指活动,嘴唇的蠕动,他感觉有些口渴,就努力地撇过头,喝了几口水。

又过了两天,江晨的神识已经恢复了六七成,而他的肉身伤势也恢复了不少,四肢已经能够轻轻划动了。

这时候,江晨已经察觉到,那股浓郁到极点的灵气居然是来自于他一直系在手腕上的那块黑色木牌!

意识到这一点,江晨顿时感觉到无比震惊,他一直都不知道这块黑色木牌到底是什么东西,就算是前世他也没有弄懂,他只知道当修炼突破到真仙的时候,将仙力灌入到黑色木牌内可以激发木牌吸收天地灵气,然后转化为自己的修炼所需,除了这一个作用之外,江晨并没有发现其他任何作用,就算是他修炼到万界仙帝的时候,也没有探索到黑色木牌的其他玄妙。

但是此刻,他还只是一个练气修士,却感觉到了黑色木牌上面传来的灵气,而且江晨可以非常清晰地分辨出来,灵气并非是木牌吸收自天地之间,而是来自于木牌自身。

这一点让江晨更加觉得不可思议,这块小小的木牌,居然会蕴含如此浓郁的灵气在其中?

江晨实在是无法看出这块小黑木牌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平常没有任何灵力的波动,也没有任何阵法的痕迹。

“难道是我转世重生,无意之中触发了这块黑色木牌?”

江晨心里莫名多了一丝惊喜,他开始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解开这块黑色木牌的谜团。

又过了三日,江晨的神识已经恢复了八成,而他的肉身也能差不多能够活动了,他发现自己的确是在一条大江里,而这些天就一直在江水当中随波逐流,现在到了什么地方也不知道。

爬上岸,江晨只能从储物袋里取出一套新衣服换上,他感觉虽然神识基本上已经恢复,但身上的真气运转依旧非常艰涩,显然施展血遁造成的后遗症还远远没有退去。

“咕咕……”

江晨感觉到独自有些饿了,但是他没有辟谷丹,辟谷丹虽然不是高级丹药,但门派并没有免费发放,而是需要用贡献值来兑换,一点贡献值就可以换到一枚辟谷丹。

虽然只需要一点贡献值就能兑换到,但江晨根本就没有贡献值,唯一可怜的一点贡献值就是用十株碧根莲换来的,想到这里,江晨还是觉得贡献值非常有用,不管是用来兑换一些基础的丹药还是去门派内的小灵山修炼都需要用到。

不过,江晨身上就算有辟谷丹他也取不出来,他现在的真气近乎凝滞,根本无法激发储物袋。

江晨沿着江岸一路行走,不久之后就发现了一处村落,远远有炊烟飘荡在空中,江晨找不到合适的闭关之地,再加上腹中空空,所以他选择前往村子里,当江晨进入到村庄不久,就遇到了一个老人。

这个老人白发苍苍,身子有些佝偻,当江晨走到他身边的时候,他才发现江晨。

不过看到江晨狼狈的样子,他的眼中顿时流露出同情之色。

江晨此时的样子看起来确实很糟糕,因为缺乏营养再加上真气运转不畅,面色看起来非常苍白,另外在江水里泡了这么多天,看起来就像是流落在外的流浪汉,似乎精神状态极差,随时都可能倒下。

事实上,江晨也就外表看起来如此狼狈而已,他的精神状态虽然不是太好,但是绝对比一般的普通人强得多,毕竟神识还能够探视。

“孩子,你这是怎么了?”老人有些同情地问道。

江晨可以看得出来,这个老人身上没有任何的灵力波动,就是一个普通的凡人,但却是一个非常热心的凡人。

江晨也不知道该如何和老人解释,只好说:“我饿了……”

“饿了啊……来吧,跟我回家。我给你做吃的!”

老人很快就带着江晨来到了他家。

说是家,其实就是一个家徒四壁的土砖房,屋内的东西非常简陋,不过倒是收拾得很整洁。

江晨坐在屋里,静静地等待,很快就有一股淡淡的麦香味传来,老人不久后端上一碗馒头,江晨早已经饿的七荤八素,看到这些馒头早已经按捺不住,一阵狼吞虎咽,一碗馒头就消灭个精光。

打了个饱嗝,江晨揉了揉有些发胀的肚子,这才尴尬地发现自己居然没有给老人家留下一个。

“对不起,我实在太饿了!”江晨尴尬地说道。

“没关系!”老人和蔼地笑道。

“怎么会没关系?”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个不悦的声音。

这是一个少女,五官清秀,穿着一身朴素的青衣,不过这件青衣明显是因为洗得太多次已经变成了暗灰色,上面还打着补丁,她身材并不矮,大约一米七的样子,比江晨只矮半个头,但却非常瘦,因为缺乏营养面色微微有些亚健康的白,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正不悦地瞪着江晨。

“思语,你回来了!”老人见到少女,眼中露出慈爱的光芒。

“爷爷,他是谁?为什么一个人一顿就吃掉我们三天的伙食?我这次卖掉的兽皮鞋要三天之后才能拿到钱,难道我们这三天就要挨饿吗?”思语虽然是在和她爷爷说话,但一双眼睛却是愤怒地瞪着江晨。

江晨并没有因为少女的话语而又丝毫的气愤,反而有点同情这个老人和少女,想不到六个馒头居然就是他们三天的伙食。

“对不起,思语,我会给你们报酬的!”江晨开口道。

“给我们报酬?”思语打量了江晨全身上下,实在看不出江晨身上什么地方能够装纳东西,顿时不屑地说道:“看你的样子,就是骗吃骗喝的,你能给我们什么报酬?”

新乡治疗早泄费用
抚顺治疗早泄医院
茂名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新乡治疗早泄医院
佛山好的男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