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怒剑龙吟 第四百八十章 星泪涅炎

发布时间:2020-02-14 10:18:07

怒剑龙吟 第四百八十章 星泪涅炎

“主人,你把十三剑侍派出去大半协助其余几路人马,真的没有问题吗?”跟在风韧的身边的银月心有些担忧之色,他们这一路上已经合计击溃了五波强者,实力越来越强。

带着面具的风韧根本看不出丝毫表情变化,一边与银月心、风轻柔、剑十、剑十三四女一同在皇城屋顶飞速掠过,一边淡淡说道:“你认为,十三剑侍加到一起,比我实力如何?”

银月心略加思索后回道:“似乎略高一筹,倒是也差不了太多。”

风韧应道:“这不就行了,一起来并增加不了太大的作用。我们人少,行动起来也方便些。十三剑侍实力弱的也有界级五重修为,在晋轩能够与之抗衡的人不多,至少想身而退问题不大。这回,我们要的不是单方面的任务成功,而是保证每一路都能够达到目的地。改朝换代这种事情,我之前也没未想过会实现在自己手上。”

未等银月心回应,一个略有嘲笑之意的声音突然从远处传来:“实现?你似乎太高估自己了吧?叛逆之党,野心倒真是不小!”

转眼间,两道人影耸立半空拦住去路,都是白发白须,年龄应该不小了。那股气息波动已然令空间都有些扭曲,赫然是域级实力,不过却也不高,都只是一重层次。

在他们背后,金碧辉煌的皇宫大殿灯火通明,衣甲鲜明的羽林卫整齐排列着,刀枪寒光闪烁不断。在大军前方,有另外数十名强者环立,气息波动汇聚一处堪称压过千军万马。

抬手示意身后四女停下,风韧背生十片凝形羽翼悬浮在夜空下,扫了一眼眼前的阵势不由笑道:“看样子,你们的反应速度比我想象的要那么点。也许,还是准备得太仓促了,竟然到现在都还只有我这一路先达到了此处。”

“那么你应该感到荣幸才对。老夫镇守皇城已经三十年没有取过人命了,今夜就拿你来打破这个记录。在你死前我可以告诉你,这次叛逆的所有领导者都难逃一死,真当晋轩皇权是可以随意动摇吗?你们所做的一切,陛下早就知道了!”其中一名老者冷冷说道,双袖风自鼓,激荡起的波动很是雄浑。

“三十年吗?看来你真是随着年龄一同腐朽了。现在的一切,你浑浊的双眼能够看清楚吗?”风韧提高声音一喝,右手一挥从虚空中抽出星尘泪,剑光森冷。

“好狂妄的小子!你们一起上吧,我们兄弟二人看来是沉寂太久了,以至于宵小之辈都敢如此大言不惭。”另一老者挥袖一喝。

风韧笑道:“早闻晋轩皇室有七老柱石之臣,其中有一对兄弟孙浑、孙渊以祖传武学闻名南大陆,想必就是你们两个了。柱石之臣?那也要撑起的皇权值得你们去守护才对,而不是愚忠,不辨是非。今天,就让我的剑来帮你们清醒一下吧。”

星尘泪扬起,剑刃泛起的点点寒光与尽夜空中洒下的依稀星光相互呼应,凌厉剑意与深寒一同扩散。

“知道我们兄弟两人的名声还敢出手,我倒想看看你究竟有几分斤两。”身为大哥的孙浑率先窜出,双臂一展掌心中各有一道青光涌起汇聚成蛇形朝着风韧咬去,锋利的獠牙很是狰狞。

风韧不躲不避,手中利剑闪电般出手,两道剑光交错斩出,灵蛇瞬间被截断,而后冷哼道:“柱石之臣就这点实力?”

“小子,别太狂了!”孙浑大怒,浑身衣袍鼓动飘舞,狂涌的青光弥漫在夜空下凝聚成一条上百米长的巨蟒,盘踞在空中

,通体上下各处都弥漫着一股阴毒气息。

“只要是没用的废物,体型再大也是用。”风韧依旧不动声色地抬起左手,掌心中跃腾起的漆黑烈焰凝为一朵精致的莲花,当着众人的面缓缓绽放,其中蕴含的高温炙烤得四周都呈现出一阵朦胧。

说罢,他随手一抛将相较之下几乎小得不存在的净天炎莲掷入到巨蟒展开的嘴里。只是转眼的瞬间,巨蟒猛然从中间炸裂,汹涌冒出的漆黑色火焰将它的巨大躯体彻底吞噬焚烧为虚。

见状,孙浑的眼神终于凝重起了几分,而孙渊也是来到他的身旁轻声说道:“这小子有些古怪,你我兄弟二人一向共同进退,一起上如何?”

孙浑点了点头,高声喝道:“那边的叛逆之党听好了,我兄弟二人习惯一同进退,自然接下来是联手出击。你们也一样,一起出手,我们兄弟都接下了。”

风韧长剑一横,拦在银月心等四女身前笑道:“不必了,对付你们两个我一人就够了。”

话音落时,星尘泪剑刃上涌起数寒光随着风韧迅捷的剑势舞动而冲上夜空高处,化为流星雨重落下,每一道都是蕴含着深寒剑意的利芒,华丽璀璨而又杀意十足。

乱舞星河剑,漫天星雨洗秋池。

孙浑、孙渊二人脸色不变,两人的动作如同镜子映衬般一致,仅仅是方向相反。在他们四掌共同划动下,两只泛起淡金色光芒的圆环从各自背后浮现不断放大,后融合汇聚成一体,爆发出的半透明波动话不避让地迎向骤降的剑雨流光。

一经碰上,威势大盛的剑雨却好像积雪遇到阳光,迅速消融。顷刻间,夜空下还剩下的寥寥几,而那圈波动也是走到尽头,凭空消散。

“这股波动,倒是和森罗万象有些相似,直接瓦解招数本身而不是在力量上压制击溃。只可惜,现在的我催动不了森罗万象来与它对碰试试。不过,有剑在就足够了。”风韧并没有因为剑势的溃败而显示出任何负面情绪,星尘泪再次颤动,寒意盛之前。

剑意再临,加凌厉的气息瞬间铸成。

这一刻,星辰颤栗,夜空黯淡。

乱舞星河剑,青刃横空黯星宇。

“来多少次都是一样的!”

孙浑与孙渊异口同声喝道,之前那化解剑势的招数再现,金环蔓延出的半透明波动再度爆发,又一次在夜空下迎向加凌厉的剑势。

不过这回,波动与剑势一撞却是同时泯灭,惊起的波澜天昏地暗,双方不分上下。

未等孙氏兄弟二人反应过来,风韧迅捷的身影直接从两招碰撞的余波中窜出,拖在身侧的星尘泪寒光依旧,而真正的招式现在才正式展现。

逆道劫剑出,亡魂杀魄、冰河倒泄、九幽幻灭、刹那三千四剑合一。

“怎么可能?”孙浑目光一变,仓促间与孙渊合力出手,可是多少还是慢上几分,深寒的剑光与风韧的身影一同从他们二人身上穿插而过。

这一切,不过眨眼瞬间。

星尘主速,瞬息万灭。

两道鲜血飞溅半空,孙氏兄弟各自胸襟上都裂开一道纤细的剑痕,森冷寒意侵入体内,浑身不由自主瑟瑟发抖。

剑尖处一滴猩红坠落夜空,滑入尘埃之中。风韧背对着孙氏兄弟二人冷哼道:“你们知道吗,很多输给我的对手根本不是实力不如我,而是他们太托大了。世界一直在变,曾经的辉煌与显赫并不能决定现在依旧超然,你们对于自己实力的过分自信便是引领你们走向败北的桥梁。”

孙渊气得脸色胀红,正欲出口反驳却是被他大哥孙浑横臂拦下,沉声回道:“阁下各方面实力非比寻常,我兄弟二人佩服。只是不知阁下已有如此之高的见解,为何还要参与到我晋轩帝国的叛乱之中?”

“缘由也许过会儿你们就会知道了,现在还望两位前辈不要继续挡路。我要做的事情,还很多。”风韧利剑指地,目光已然瞥向下方成群的防御阵型。

谁知,孙浑摇头道:“恕难从命。要是只为我自己,光从阁下刚才一击明有重创我兄弟二人的机会却放弃来说就已经没有再战的理由。但是,现在的我是晋轩的柱石之臣,代表的是一个帝国的荣誉,守护的是皇室的威严。从这点上来说,绝对没有退让的理由。继续出招吧,我兄弟二人今夜不死不休。”

“如此愚忠,何必……”风韧叹息了一声,左手抬起也是在虚空中一抽,另一柄利剑浮现,略带暗灰色的剑刃表面上顿时贯彻着一抹淡红色流光。随着此剑的出现,夜空中银月心等人手中之剑都是嗡鸣颤抖不止,下方那些羽林卫的刀枪是惊起自身倒下。

天阶灵刃,焚寂涅炎。

“好剑,没想到阁下竟然还有这样一柄神兵利器。能够死在这柄剑下,是我兄弟二人的荣幸。”孙浑竟然有些兴奋地一笑,眼中精光大盛。

他心里明白,风韧拿出此剑的意图很明显,让他们在其强的实力下陨落,某些方面来说这是对于武者而言的一种崇高敬意。

“但愿,你们的实力比我想象的要差一些。”风韧低声喃喃道,闭上双眼片刻后再次睁开,眸子中的深邃漆黑胜之前。

双剑扬起,左手焚寂涅炎气吞山河,右手星尘泪寒如坚冰。

对面,孙氏兄弟二人也是使出后劲力融合在一起,劲气升腾,一条通体青色还泛着淡淡金光的双头巨蟒悬浮在半空中,威势大盛。

剑出,仅仅只有焚寂涅炎,但是对于风韧来说,只用这一柄剑已经够了。

涅炎主势,苍穹颤栗。

咆哮的剑意涌起尽漆黑炎浪,整个夜空都被炙烤得温度升腾不止,原本就昏暗的天地加黯淡。

双头巨蟒扑出,奈何却是不能抵挡这一剑哪怕一秒,刹那间就截截碎裂被彻底焚尽,余势的剑意夹杂着黯焱同时划过孙氏兄弟二人,两人一同仰头喷血,扭头坠落在下方皇宫大殿屋檐之上。

“还好,一切都在我的预料之内。”风韧收剑,却是又瞳孔一阵剧烈收缩,他看到并未殒命的孙氏兄弟二人一齐抬起手掌对着自己的脑门拍去。以他现在所在的位置而言,想要出手相助已然来不及。

电光石火间,一道黑影瞬时凭空浮现,就立在孙氏兄弟二人中间,一手一个将他们抬起的手臂紧紧扣住不让其动,同时抬头望向半空中的风韧,目光很是冰冷。

这一瞬间,星尘泪与焚寂涅炎一同长啸。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